• 2007/12/15

    放假一天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inibed-logs/12118191.html

    晚上在音乐图书馆里吃小点心听古典CD。Tchaikovsky Sixth的盘子还是我的最爱。只可惜,也许是年代太过久远,已被磨损得不能连贯了。听到Semetana的“My Fatherland”,还是像遇见老朋友一样温暖。听到第二乐章时,朋友打来电话,说月底维也纳的爱乐来演出,要不要订票。看了单子,却几乎是Strass的圆舞曲。于是引出一个话题,是不是该把音乐分成古典音乐和流行音乐呢?在我看来,Strauss的音乐大都是古典乐中飘飘浮浮的大众音乐,和周杰伦刘德华在当代的角色没有太大不同。(因为我对Strauss的了解不深,所以这么判断到底是不是太武断了呢?)。只是呢,我们现在所知道的所谓古典音乐,已经是经历过历史沉淀的了,也许的,大部分是精华,如果是我说,我愿意给它们一个分类叫——本质音乐。我们呢,不能在理论家的分类里画地为牢地哗众取宠。所以的,无论如何,要有自己的判断,无论它来自身体,还是思想。

    2007年要过去了,突然有些焦急,若有所失。今晚,给明天生日的黄翼发了个消息,给世彦写了封邮件,陆续给其他国外的朋友们写圣诞节的词句。2008年要干嘛?把该拍的片子继续下去。把要看的书看完。琐碎的那些事,至少,做义工、托福、申请学校、做规定动作等等等。每到这种时候,就得变得实际,那些属于理想主义者的纯粹求知的乐趣在这个实利主义至上的社会是一团格格不入的异类。丢开写满了文字的书、收藏起CD碟片、让登山鞋发霉,匆匆忙忙地消费自己的体力和脑力,为的是找一个方向,这个方向却远非出路这么简单。

    分享到: